在官宣尼科·施洛特贝克今夏转会多特蒙德的隔天,弗赖堡就宣布自家青训球员金特尔将从门兴格拉德巴赫以自由身回归。按照弗赖堡的惯例,合同细节未予透露。生于弗赖堡的金特尔早在2005年就加入家乡俱乐部,一直效力到2014年世界杯后转投多特蒙德。将重新身披弗赖堡28号球衣的金特尔表示:“我想要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再做一些很特别的事,而没有什么比重返弗赖堡俱乐部和自己的家乡更加特别了。”

时隔8年,金特尔将重披弗赖堡28号战袍。

乡村俱乐部?弗赖堡很有钱!

  金特尔在去年圣诞节后就抢在门兴之前,通过社交媒体宣布自己不会续约,最晚会在赛季结束后离开普鲁士公园。门兴曾试图在冬窗就将他卖走,以避免人财两空,但未能成功。于是自那之后,本赛季状态本就不佳的金特尔便多了几分尴尬。3月国际比赛周期间,他在对以色列和荷兰的友谊赛中坐穿板凳,便是这种俱乐部尴尬处境的缩影。

  金特尔的下一站究竟会是哪里,这几个月以来一直不乏各种传闻,其中以国际米兰和阿斯顿维拉这两个版本的可信度最高,还出现过巴塞罗那、尤文图斯、罗马等队的名字。至于拜仁,外界普遍相信,金特尔不过是“B方案”甚至是“C方案”,双方牵手可能性很小。

2014年夏天离开弗赖堡之前,年仅20岁的金特尔就成为了世界冠军。

  在这段时间里,其实坊间有过金特尔考虑回弗赖堡的传闻,但大部分人不以为然。4月中旬接受Sport1专访时,金特尔甚至还公开回应过这一传闻,“弗赖堡是我的家乡,而这种想法(重返弗赖堡)一直在我的脑海里。但问题在于,真正付诸行动的可能性到何种程度。理论上,我们一致认为,在我职业生涯结束后的人生计划当中,无论如何都包括了以弗赖堡作为生活重心这一选项。至于会不会在那之前就以竞技理由回去,我们走着瞧吧。”

  如今回过头来看这番话,金特尔显然一早就将今夏回家列为一个重要选项。甚至早在两年前,他就公开谈论过重新为弗赖堡效力的可能性,并表示自己是一个“足球浪漫主义者”。只是问题在于:弗赖堡这家“乡村俱乐部”敢想吗?他们有条件吗?换作是5年以前,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毕竟他们每个赛季的首要目标都是保级。就算有“闲钱”,他们也宁可花在青训上,而不是收购成名球星。

2017年,金特尔随多特蒙德赢得了德国杯。

  不过,两年前的夏窗,弗赖堡在职业队的建设方面迈出了前所未有的一步:斥资1000万欧元从法甲昂热引进了法国中场圣玛丽亚!这是弗赖堡首次在一名球员身上投入达到8位数。再往前一个夏窗,弗赖堡也花了700万从霍芬海姆买回了意大利边缘国脚格里福(2017年夏天以600万将其卖给了门兴)。而2018年夏天,由于通过出售土耳其中卫瑟因居进账超过2100万,弗赖堡还豪气地签下了瓦尔德施密特、罗兰·绍洛伊、海因茨、林哈特、贡多夫和弗莱肯等人,总计花了超过1600万。

  不难看出,弗赖堡近年在引援方面是越来越敢花钱了。而这种魄力和底气,源于俱乐部的财政状况不断向好——其中出售骨干球员是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尤其是2020年夏窗,瓦尔施密特(1500万卖给本菲卡)、罗宾·科赫(1300万卖给利兹联)和施沃洛(700万卖给柏林赫塔)这3名主力的转会一下子就带来了高达3500万的进账!也正因为如此,弗赖堡在新冠疫情和修建新主场的双重夹击下,仍在上一个财政年度(2020/21赛季)实现了营业额1亿欧元的突破——达到了1.1101亿,而且盈利达到980万(此前一个财年仅为10万),俱乐部自有资本则增加到9300万。

2017年夏天,金特尔还赢得了联合会杯冠军。

  光是俱乐部自己公布的财报还不够说服力?去年10月下旬,奥格斯堡董事会主席克劳斯·霍夫曼的一番话,或许可以让外界更加直观地理解,如今弗赖堡的财政状况究竟“健康”到何种程度。霍夫曼当时自豪地表示奥格斯堡拥有5300万欧元的自有资本,“我们的自有资本基础(在疫情期间)没有动摇。除了拜仁和弗赖堡,没有其他(德甲)俱乐部敢这样说。”是的,弗赖堡甚至可以跟拜仁相提并论了!

  因此,当弗赖堡决定作价2000万欧元(加500万浮动)将尼科·施洛特贝克卖给多特蒙德,他们自然有充足的财政条件,也敢于签回自由身的金特尔。金特尔在门兴的年薪据信只是360万欧元左右(门兴去年年底的报价并未涨薪),即便稍有增长也是如今的弗赖堡完全可以承担的。而且早在4年前,这位“足球浪漫主义者”就公开说过,职业足球运动员的收入太高了,因此跟业余球员以及球迷之间产生了隔阂,他甚至呼吁设置工资帽。于是当《图片报》在周一率先披露金特尔将会重返弗赖堡去接替同门师弟施洛特贝克,外界在大吃一惊过后,很快又会觉得这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弗利克也建议他回家

  金特尔此前说过,他不与门兴续约是综合考虑了一系列因素的结果,“去年年底(门兴)的报价跟我的决定毫无关系。在那之前,我一早就以各种原因做了决定。”而如今他决定重返弗赖堡,也是综合考虑了竞技、经济以及家庭等一系列因素。他不仅可以跟家人一同回到家乡生活,还可以跟京特尔、赫夫勒、施密德等老队友重新并肩作战,更可以重投恩师施特赖希的怀抱。Sport1还披露,金特尔没有选择出国还因为他希望尽快做决定。如果要转会国际米兰或者维拉,就要等到5月底甚至6月,他不想再等了。

新赛季,金特尔将与恩师施特赖希再续前缘。

  金特尔在签约后表示:“整家俱乐部的发展、球队的潜力以及过去几周跟俱乐部负责人那种特殊的交流方式——今时今日能在自己的家乡找到所有这一切,真可谓是一大幸事。这一整套方案,完美地符合我的要求。”而体育主管哈滕巴赫则指出,弗赖堡与金特尔之间的联系从未中断,俱乐部很清楚他的竞技实力,“但我们会带着健康与实际的期望,寻求跟他合作。”

  不得不说,金特尔的竞技实力与性格特征——尤其是脚踏实地这一点,简直就是弗赖堡这家俱乐部现阶段的缩影。不过两者之间有一点截然不同:金特尔的个人发展遭遇了瓶颈,而弗赖堡则处于队史前所未有的快速上升期。两者重新合作之后,能否实现同步?

  金特尔本赛季与门兴一同陷入竞技低谷,亟需通过转会来扭转颓势,以在年底的卡塔尔世界杯之前重新提升自己在国家队的竞争力。一个尴尬的事实是:金特尔尽管20岁就成为了世界冠军,也入选了上一届世界杯的23人名单,还有2016年里约奥运会银牌和2017年联合会杯冠军等头衔,但至今在世界杯上还是零出场。Sport1披露,德国队主帅弗利克也建议金特尔重返家乡俱乐部。

弗赖堡目前拥有京特尔(左)和尼科·施洛特贝克这两位德国现役国脚。

  不要忘了,德国队助教马库斯·佐尔格就是出自弗赖堡(施特赖希当初就是接替他成为弗赖堡职业队主帅),而新任守门员教练克罗嫩贝格也是弗赖堡出品——目前他还在弗赖堡担任门将教练,本赛季结束后才会全职服务于德国队。加上弗利克的前任勒夫就是住在弗赖堡,还是队史二号射手,这家小球会这些年来一直是德国队中一个不可或缺的要素,因此为弗赖堡效力绝非入选德国队的不利因素——队长京特尔和新星尼科·施洛特贝克,如今已是弗利克的常备球员。

弗赖堡发出了重要信号

  如今弗赖堡在执教已超过10年的施特赖希领导下蒸蒸日上,本赛季先是离开了场地尺寸不符合欧足联标准的德赖萨姆球场,搬进了可以容纳34700人的欧洲公园球场,然后首次杀入了德国杯决赛,目前还在赛季只剩2轮的情况下高居德甲积分榜第4(抛离金特尔现东家门兴足足14分,还曾在首循环6比0血洗普鲁士公园),有机会历史性地跻身欧冠(下赛季参加欧战已成定局)。

上赛季,金特尔代表门兴在欧冠大战皇马,下赛季他能代表弗赖堡出战欧冠吗?

  无论是着眼于在俱乐部的发展,还是国家队的前景,金特尔此时回家都再合适不过,从门兴回弗赖堡也绝对不是向下的选择。而对于弗赖堡来说,拥有290场德甲、21场欧冠和46场国家队比赛经验的金特尔,也是取代尼科·施洛特贝克的梦幻方案,实在想不到有更好的人选了。当然,前提是金特尔要立即走出本赛季的竞技低谷。

  另一方面,签回金特尔也是弗赖堡对外发出的重要信号:经历如此成功的一个赛季,他们完全有能力避免除尼科·施洛特贝克之外的其他主力(例如28岁的荷兰国门弗莱肯和25岁的奥地利中卫林哈特)也立即另谋高就,不需要靠卖血来维持俱乐部的健康运转,甚至还可以进一步补强阵容,尤其是如果真的拿到欧冠资格的情况下。

金特尔的德甲处子秀与处子球,是弗赖堡在施特赖希治下一个“黄金十年”的开端。

  10年前的1月21日,施特赖希在执教弗赖堡职业队的首秀中第70分钟换上U19队的爱徒金特尔。仅仅18分钟后,这位刚度过18岁生日的青训精英就接卢姆开出的任意球,在小禁区前沿甩头破门,帮助赛前排名垫底的弗赖堡主场1比0击退保级对手奥格斯堡。金特尔的处子秀与处子球,为成功的“施特赖希时代”拉开了大幕。如今金特尔在经历了多特蒙德与门兴的历险,时隔8年后重返家乡俱乐部,会否成为弗赖堡进入下一个“黄金十年”的标志?这段“足球浪漫故事”会有怎样的发展与结局?让我们拭目以待。

Nice3.com X FYT富易堂 专业合作足球投资平台:↓↓

https://gzzzf.com/

作者 JackyBo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